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无论是房东直租、传统中介还是长租平台,所有模式都存在着住客们难以预防的风险

2021年03月11日 10:12

房东清晨六点到门口敲锣、要求住户搬走;双方前后反复换锁,一天之内折腾四五趟。

有人下班回家后发现行李被胡乱清出、堆在客厅;有的房东损失几万租金后想收回房子,一进门住户就摆出了“以死相逼”的架势。

这些情景不再是民生节目中的个别案例,随着蛋壳公寓“爆雷”,它们开始困扰成千上万的房主与租客。

而相比于蛋壳公寓一家的经营不善,更让人们担心受怕的是,它暴露出的乱象——当下的租房市场,就像一场命数叵测的赌局。


无论是房东直租、传统中介还是长租平台,所有模式都存在着住客们难以预防的风险。

大家能做的,似乎只有“听天由命”,祈祷遇上一个好人,祈祷选了正规大平台。

许多公寓的一夜“爆雷”,让全国的租房人都慌了起来。

南京某公寓已被报道“人去楼空”,北京的某公寓总部数百人聚集,上海、杭州的租户在网络上声讨维权,成都的某公寓已断水断电数天。深圳住建局已发布紧急通知“防止长租公寓跑路”。


人人都说,这像是几年前某共享单车界的老大轰然倒地时的情景。

可问题是,共享单车不能用、几百元押金不能退,还不至于彻底影响人们的生活。

公寓爆雷掀起的,则可能是牵扯数十万人“无房可住、无钱可退”的难题,要知道至2019年,某公寓数量就已达43.83万个。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各类长租公寓平台又被曝出了房东解约、住户被迫搬离的风波。

几家国内长租公寓龙头品牌的集中“爆雷”,把近两年的租房平台乱象骤然推向了高峰。

截至今年,“爆雷”、跑路、破产的租房平台已达数十家……

仅去年7月这一个月内,就有6家公寓机构出现重大问题,原因清一色的都是“资金链断裂”。

此前,这些小体量公寓机构跑路时,大家还抱有侥幸心理,“小公司不靠谱”背锅,给租房新手的建议还是“尽量选择大公司、可靠品牌”。

等到大品牌长租公寓被央视报道出现“现金流危机”时,无数人都傻了眼。


毕竟今年1月,某长租公寓还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中国第一股,风风光光。

谁也没有想到,下一个陷入危机的会是一只“领头羊”。

虽然某公寓已在官方账号上承诺,“没有破产、不会跑路”。

但不少被赶出房门的住户、收不到租金的房东却对此灰心丧气。

在他们看来,现实问题被真正解决之前,谁也不知道这句承诺究竟是出于现状仍可挽回,还是出于大体量平台一旦破产或跑路,引发的后果实在难以想象。

这样的现状,似乎把所有租房人逼回了五六年前。

长租平台啊中介啊不可信了,只剩下房东直租这一条老道路。

在这种租房平台的乱象中,深圳租客网始终坚持“真房源,放心租”的核心业务版块,为租客与房东双方建立和谐的共享平台。

在租客网,租客不用支付任何押金或服务费,甚至可以通过转发房源信息获取佣金,这就是租客网的合伙人功能,赚取的额外收入,即使是1分钱也可以提取。

对于房东来说,租客网也是一个可以保证房屋零空置的平台,租客网合伙人通过租客之间的信息传递,令房屋空置情况可以得到有效解决,甚至有许多房东也加入了合伙人进行房源分享。

租客网致力于打造成为房屋中介互联网平台,为房东和租客双方提供共享平台的同时,为双方免费提供监管、合同共享、安全系统等服务。


租客网深知,租房的动荡无论大小,对当事人来说都是足以令人情绪崩溃的外界压力。

所以为了不留下“租房前擦亮眼睛”的先知式唏嘘,租客网积极响应政府监管指令,推动中国租房市场的规范化、秩序化。

愿租房人们,夜里能做个好梦。





相关推荐

涨房租不是万能的,要切实考虑租客对租金的接受程度!

租房的小伙伴们都知道,中国有一个非常“优良”的传统:每年的春节一过,房租就要无情地往上涨一波。往常这个时候,房东是最开心的,借助突然增加的租房需求,他们可以顺势涨一波房租,房租上涨都会在10%-20%之间的水平,对于很多租客来说,也只能选择接受。今年也是一样,开年过后,很多房东就在酝酿涨房租,根据行业报告发布的《2019年2月20城租金均价报告》显示:2月20个城市租金均价环比上涨,二线城市回暖明显。在迈过春节前传统的租房淡季之后,2019年2月,20个重点租赁城市租金挂牌均价为43.51元/平方米/月,环比上涨0.13%,与上月相比租金止跌回涨。从涨跌城市数量来看,20个重点租赁城市中,租金均价上涨城市12个,数量较上月增多1个,涨幅扩大,平均上涨0.82%;下跌城市8个,平均跌幅0.48%,跌幅收窄明显。深圳以97.32元/平方米/月占据榜首,其次为上海,租金均价87.12元/平方米/月。不过,就在最近一段时间,网上爆出一些消息,那就是房东一涨租,房客就退房的事情,有媒体报道称,在紧邻西单商圈的灵境胡同,有位房东提出房租涨300元,按照过去,年后涨租其实是惯例,没想到今年租客一听涨价,直接就不租了。在杭州,房东赵女士将房租4000元下调至两年前的行情价3500后,终于有房客来看房。但对方开的价格让赵女士傻眼了:每月3000元!这个价格约为五年前的价格!在郑州,三房平均租金已经跌至2200元左右,差的都跌到2000元,而该片区的房产在房价还不到一万的时候,租金已经到了近2500元。过去房东涨房租,大多时候房客都选择了接受,为何今年房客们不再那么忍气吞声了呢?一、市场上可供出租的房子越来越多了,租房比往年更容易了。1.过去很多不愿意出租的房子都拿出来出租了,因为房价涨得慢了,甚至跌了,租金收入成为当下很多持有房产的人的主要收入来源;2.一、二线城市各大租房平台在相关政府部门的监管之下,不像过去那样囤积大量房源不对外开放了;3.对于很多租房客来说,在春节后选择了留在三四线城市,租房需求变相下降了。二、租金在大城市成为很多年轻人生活支出的主要一部分过去一到年后,很多人拿着年终奖,去寻找薪资更高的新工作。而2018年惊心动魄的“裁员潮”对于很多人来说,不仅收入没增长,稳定的工作都成问题。当人们收入下降或者不稳定的时候,对房租上涨的接受程度下降,再加上本身就有可选择的余地,于是就出现了退租的现象。其实,租赁市场是反映住房消费市场的一个重要因素:过去因为房价暴涨,人们过度重视销售市场,而忽视了租赁市场。而今年租赁市场的变化,其实折射出了楼市的基本变化,主要分为以下几点:1、越来越多的房子投向市场的,存量房的剩余,基本是可以看出来的;2、人们的收入下降导致的消费能力下降,在住房消费上已经有所体现;3、大城市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或许正在逐步下降,而那些正处于抢人大战中心的二线城市,将成为年轻人的新流向。三、新型租房市场下,房屋经纪人应该如何适应?面对如今租房市场上新形势的变化,房产经纪人作为租赁双方沟通的桥梁,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他也是整个租赁市场中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租客网为此推出了“全民合伙人”项目,旨在充分挖掘房产经纪人行业的全面发展的可能性,推动行业发展的多层面,发掘全民资源促进行业进步。“全民合伙人”机制让单打独斗的房产经纪人组成团结的集体,利用“分享房源”将房源直接有效推荐匹配给有需要的租客或房东,缩短看房和交易时间,大大提高房屋租赁的成功率。同时“全民合伙人”与“租客惠”相结合,拓宽合伙人收益渠道,团队下线使用租客惠优惠买单,合伙人同样将获得奖励。并且合伙人可利用业余时间分享房源为自己赚取日常收入以外的经济利益。

2020年05月12日 11:41

外卖平台抽佣过高,最终为结果买单的是商家还是消费者?

就在某火锅品牌和某餐饮品牌忙着为涨价道歉的时候,某外卖平台又因高佣金提成上了热搜榜,一时间成为各行各业高度讨论的话题。4月10日,广东省33家餐饮协会表示某外卖平台在举国抗疫期间,依旧坚持高额佣金以及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让一众餐饮商家不堪重负,要求某外卖平台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垄断条款,降低外卖服务佣金等。在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受到的影响较大,虽然很多城市都已经完全恢复了堂食,但是店内的客流量甚至还不到疫情之前的一半。外卖的需求量骤然增长,让诸多商家绝望的同时也看到新的希望。平台抽成太高是这次广东餐饮企业集体起诉某外卖平台的主要理由。据调查,一般的商家平台抽成佣金大概在20%左右,长期与平台合作的商家在16%左右,而新开的餐饮店则高达26%左右。不得不说,26%的佣金抽成确实很高。一家普通的餐饮店一单的利润大概在30%左右,如果某外卖平台真的是抽成26%,也就代表着商家把一半以上的利润给了外卖平台。疫情期间餐饮业受到的打击十分大,某外卖平台的佣金不断的提高对商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对商家而言,入驻外卖平台自然是为了获取更多的收入,可是大多数的收入都被平台抽走,自然就导致了此次某外卖平台被联名进行投诉的局面。关于外卖平台佣金设置的到底合不合理,作为消费者我们自然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佣金的上涨,商家自然也要提高产品的价格,最终为佣金上涨买单的还是我们这些消费者。对此次联名投诉的事件,某外卖平台也就此做出了回应。表示,并不是外界想象和传言的那样。2019年自己也才刚实现收支平衡,第四季度每单的利润仅2毛钱,真的暴利的话,也不会连续5年的时间都在亏损。并且八成的商家佣金是在10%-20%之间,并不是市场上所说的20%及以上。而且平台的大多数收入都用于了平台维护和配送方面。关于此次的回应是真是假,我们不知道。本以为疫情之后,会暴发一轮消费狂潮,如今看来,餐饮商家寄予厚望的报复性消费,能不能实现还是一个未知数。仔细一想,确实,2020年的一场疫情,很多人不是被裁员失业就是薪资减半停止了主要经济来源,但车贷、房贷、信用卡、花呗等又不能停,银行卡里本就因为疫情而捉襟见肘,再加上各大企业纷纷涨价,据消费者称,某火锅品牌一碗米饭七元,调料10元/人,消费者纵使想消费,面对高昂的价格,也要望而却步了。对商家来说,涨价并不是万能的,企业不断尝试消费者底线的后果就是像某火锅品牌和某连锁餐饮品牌一样,惹怒消费者,最后道歉,就算最终价格下降,但在消费者的心理,对品牌的好感度怕是要一落千丈了。面对外卖平台的高昂抽成和疫情之后消费骤减,作为商家该如何自救?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又该如何实惠消费?不妨寻找更多的一个合作平台,比方说“租客惠”。“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作为消费者,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在租客惠中领取优惠券再下单,即可享受最低价!没钱也可以过“潇洒”的生活。作为对商家,入驻“租客惠”,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和知名度,最重要的是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哦~疫情之后,企业想快速回笼资金可以理解,但是受到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希望企业在考虑自身的同时也考虑下作为消费者的我们。

2020年05月06日 10:48

美国海军力挺"罗斯福"号原航母舰长复职

美国官员24日说,美国海军高层已经向国防部长建议,恢复“西奥多·罗斯福”号核动力航空母舰原舰长布雷特·克罗泽的职务。克罗泽先前因舰上暴发新冠疫情而致信海军高层“求救”,遭时任海军代理部长以“判断力低下、上报程序欠妥”而解职。【提议复职】美国海军先前就“西奥多·罗斯福”号疫情作内部调查,调查眼下已经完结,但尚未对外发布调查结果。美联社以不愿公开姓名的美方官员为消息源报道,海军作战部长迈克·吉尔戴已经建议,将克罗泽官复原职。吉尔戴21日先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会面,24日与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会面提交建议。按美方官员的说法,埃斯珀表态会考虑海军建议,但在做决定前要求海军暂时不要对外发布消息。埃斯珀发言人乔纳森·霍夫曼24日早些时候暗示,防长对这件事持开放态度,“他基本倾向于支持海军领导层的决定”。不过,《纽约时报》首先报道吉尔戴提议为克罗泽复职的消息后,多家媒体跟进报道,霍夫曼随后发布正式声明,称埃斯珀仅从吉尔戴听取了“口头汇报”,希望看到调查报告的文本后,与海军高层会面“讨论后续步骤”。美联社报道,尽管海军方面的建议尚未公开,但预计关联单独舰只与舰队的内部上报和领导机制。就舰长克罗泽致信海军高层一事,舆论一直关注海军领导层是否反应过于迟缓,以及高层将领是否有人应当承担面对求救而不作为的责任。一名高级防务官员说,海军的调查覆盖跨时区、跨部门通讯的复杂时间线,埃斯珀希望确保这份报告足够详尽,并经得起推敲。【国会支持】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来自华盛顿州的民主党人亚当·史密斯敦促埃斯珀为克罗泽复职。“尽管克罗泽舰长在舰上面临健康危机时采取的行动过激、不完美,但有一点很清楚,他那样做只是为了保护船员。”美国海军24日说,停靠关岛的“西奥多·罗斯福”号官兵已全员接受新冠病毒检测,856人检测结果呈阳性,其中4人正在医院接受治疗,一人死亡。“西奥多·罗斯福”号航母3月24日发现舰上3人感染新冠病毒,此后确诊人数逐渐增加,于3月底抵达关岛停靠。时任舰长克罗泽3月30日致信美国海军高层,要求让舰上官兵尽快上岸接受隔离和检测以遏制病毒传播。信件内容经媒体披露后,美国军方决定从舰上大规模撤人。4月2日,时任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托马斯·莫德利解除克罗泽的舰长职务。莫德利随后飞往关岛对舰上官兵严厉训话,批评克罗泽“幼稚、愚蠢”。训话录音曝光后,莫德利公开道歉,继而辞职。埃斯珀最初支持莫德利解职克罗泽的决定,称那是“非常艰难的决定”。不过,军方其他将领,包括吉尔戴反对,认为应当首先开展调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事件之初抨击克罗泽,认为他上报的备忘录“糟糕”,但不久后即转变态度,称不想毁掉一个可能刚刚“度过糟糕一天”的人。

2020年04月27日 01:27